来自 新宝文物 2020-01-30 07:3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宝6 > 新宝文物 > 正文

文物遗存丰富,文物遗存丰富

  2018年1月31日至2月1日,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2016~2017年度考古报告会在所三楼会议室举行。围绕近两年田野考古发掘、文物保护修复、外出培训研修等工作,共进行了6个专题16项汇报。汇报辅以演示文稿、宣传视频、三维影像播放,并以提问、讨论等环节进行,现场气氛热烈,精彩纷呈。

  彭阳县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东南部,六盘山东麓,历史悠久,文物遗存丰富。早在3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在红河、茹河流域繁衍生息,创造着灿烂的远古文明。

宁夏彭阳姚河塬西周遗址

发布时间:2018-01-2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 发掘单位:宁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彭阳县文物管理所 位置及发现经过 彭阳县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东南部,六盘山东麓,历史悠久,文物遗存丰富。早在3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在红河、茹河流域繁衍生息,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更加丰富多彩。自夏代以来,彭阳及宁夏地属雍州,《史记·匈奴列传》记载也曾是北方游牧民族的聚集之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固原孙家庄西周早期墓葬的发掘,以及在彭阳新集一带零星出土的西周陶鬲、铜戈等文物,初步揭示周人约在西周早期可能已涉足陇山东西,姚河塬遗址的发掘则进一步证明周王朝对这一地区实施了有效的统治和管理。 姚河塬遗址位于李儿河和小河、大河切割形成的黄土台塬区的东部,整体呈西北高东南低的缓降地势。2017年4月,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甘肃省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8家单位在彭阳县红河流域开展区域系统考古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该遗址。新宝6 1甲字形大墓与周围三个中型墓连通新宝6 2甲字形大墓二层台拆车葬新宝6 3车马坑新宝6 4刀把形马坑和墓葬的特殊形制 田野考古勘探及发掘成果 调查确认遗址面积约62万多平方米,东西长1000、南北宽600多米。北以李儿河南岸塬地的断崖为界,南抵小河北岸的塬地断崖,西至一条南北向自然冲沟为界,东到塬地尽头的断崖边并部分与小河湾战国秦汉遗址略有交错。遗址内涵虽有少量仰韶时期的文化遗存分布,但以商周时期为主,特别是西周文化遗存更为丰富和普遍。从调查采集和发掘出土的文物标本观察,商代晚期这里已出现了类似于刘家文化为主的遗存,约在商周之际来自关中西部的周文化开始出现,西周早中期则成为遗址的主体文化,确信一处大型的重要西周聚落出现在泾水上游的陇山东麓,包括固原地区在内周围地区纳入到西周文化的势力范围。 经过初步的考古钻探已经发现,遗址内明显有性质不同的功能区和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遗址四周除西北一隅外其余方位均处在临水台地断崖,但中西部的南北向壕沟与连接北端东西向壕沟将遗址人为的分隔为东大西小的两区。东区的东北部为包括大、中、小型墓葬、车马坑、祭祀坑等在内的高等级墓地,东南部一隅还有小型墓为主的墓地一处。高等级墓地西南方向有东西向的水渠和陂池相连的水资源利用设施,以及道路遗迹,在池渠以及的附近则发现有手工业作坊的分布,已知有铸铜、制陶作坊。另外,在中西部壕沟的东侧还发现有夯土墙基的迹象。聚落区域分割,功能区结构布局的发现,进一步彰显了遗址重要性。 在高等级墓葬区勘探发现墓葬50余座,可分为大、中、小型墓三类。发掘清理的13座有甲字形大墓2座,竖穴土坑中型墓6座,小型墓5座,马坑5座,车马坑1座,祭祀坑1座,但多在古代及近年多遭到严重盗扰。另有灰坑8座。甲字形墓南壁有斜坡墓道,其中一座墓道口有殉人。墓室口小底大或口大底小,最大的M13墓口长7、宽6、深13米,墓道长16、宽4米。其中二层台及椁顶板放置被拆卸的车辆,出土青铜车器有轭、衡末饰、轴、軎、毂、伏兔、泡饰等,另有玉璧、骨梳、蚌器、甲骨文等。中型墓葬有棺椁、腰坑殉狗,出土鼎、觯、泡等青铜器,瓿、豆罐等原始瓷器,柄形器、鱼、蝉、螳螂等玉器。骨簪、骨梳、骨珠,费昂斯珠、绿松石、玛瑙珠等。其中象牙杯、梳篦、玉鱼、玉蝉、螳螂等雕刻精美、惟妙惟肖。小型墓仅有一棺、腰坑殉狗,或有随葬的陶器鬲、罐等。 马坑5座,均为竖穴土坑,埋马分两层或多层,上层马骨散乱,下层埋马完整。大型马坑2座,埋葬6-12匹马,小型马坑2座,埋马有2匹。经初步鉴定,所埋马匹主要为成年公马。车马坑1座,马匹在最底层,其上放置4辆车,均拆卸放置,车轮、车舆等置于坑壁下,出土轭、銮铃、泡、軎等铜车马器。较为特殊的是有刀把形马坑,12匹马,吻部均朝向北,刀把处为墓葬。新宝6 5祭祀坑上层完整羊骨新宝6 6祭祀坑中部牛骨新宝6 7祭祀坑底部人骨 祭祀坑2处,呈直筒井状,目前发掘1处。祭祀坑直径1米,深8.5米,在下部清理出分层埋入的牺牲。最底部为一头部着地倒立状的人,系从上部扔下埋入。其上为两个个体散乱的牛骨,骨头有砍砸肢解痕迹,再上有一完整蜷曲的绵羊,蹄骨有绑缚迹象。 另外,遗址灰坑内发现无字卜骨2件,圆形钻。在尚未发掘到底的甲字形大墓M13的墓道填土中,出土刻字的卜骨一件。卜骨正面的左侧兆痕旁有刻辞两行,33字,合文2,共35字。刻辞内容是卜问派遣名臤、□于夜、宕等五地,其无灾祸?卜骨背面有钻凿,并有灼痕,与周原所出基本相同。左侧还有墨书文字,下部一横为红色线条,尚未释读。此为目前所知甲骨文发现最西北的边地,和中原商周文字和占卜文化的覆盖区。 铸铜作坊区内出土的车马器范、工具范及容器范,表明此地生产规模不小,能铸造不同类型的青铜器。新宝6 8觯盖新宝6 9饕餮纹梳篦新宝6 10兽面纹象牙杯新宝6 11铜削刀范新宝6 12玉凤新宝6 13文字卜骨新宝6 14玉鱼 这些重要的遗迹、遗物发现,进一步显示了姚河塬遗址等级和地位不一般。 遗址的分期 本年度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主要是围绕被盗扰严重的墓地展开,同时对居址区也开展了两次专题性质的考古调查,在摸清遗址区的四至范围后开展考古钻探,并对勘探发现的铸铜作坊区、道路等选择性的小面积发掘。通过考古调查和发掘所获得的材料,姚河塬遗址有仰韶晚期、常山下层、商代晚期、刘家、先周、西周、战国、秦汉等不同时期的文化遗物。 商周时期的文化面貌可分为以下几期:第一期,主要是以高领袋足鬲,刘家文化的鸭嘴型鬲,商式盆、簋,寺洼文化陶器、直领罐、鬲等北方文化陶器为代表,时间大约在殷墟四期,帝乙帝辛时期,大约为文王“做邑于丰”之前。第二期,主要以周式的鬲、罐、簋、豆、盆,直领罐、鬲等北方文化为代表,约相当于西周早期成王到昭王时期。第三期,主要以周式的鬲、罐、簋、豆、盆为代表,约相当于西周中期穆王到懿王时期。 遗址的重要性 姚河塬是宁夏南部及泾水上游地区首次发现的一处大型西周遗址,功能结构复杂的聚落形态、带墓道的高等级墓葬、掌握高技能工艺的铸铜作坊,出土的青铜器、玉器、瓷器、象牙器等珍贵文物,及甲骨文为代表的特殊文化产品,都显示其绝非普通居址,而可能与关中的周公庙、孔头沟,北京房山董家林等遗址一样,属于西周大臣的采邑或分封诸侯国所在,即为一个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虽不见于史书的记载,但并影响这一发现的重要性,反而弥补了文献不足,提供了西周王朝对西部疆域的管理与东方地区一样,采用的也是“分封诸侯,藩屏王室”模式。这是此前从未知悉的历史之谜,因为姚河塬的发掘而得初步认识,对了解西周国家的政治格局、周王朝与西北边陲地区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新资料。 遗址内发现的较多刘家文化类遗存,以及先周文化、殷商文化、寺洼文化因素等遗物,反映了商周之际宁夏南部地区出现过复杂的人群转换及文化变迁,成为研究陇山地区与相关区域考古学文化广泛的交流和联系重要线索。 因此,姚河塬遗址的考古发现,必将成为近年商周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 在此基础上,我们将在后续的考古工作继续保持明确的课题意识,充分借鉴周原等商周考古的工作经验,科学规划,多省区联动,多学科合作,深化既定的“一处大型遗址发掘、一片区域考古调查、一组序列遗址试掘”的田野考古工作技术路线,突出商周边缘文化区形成、社会复杂化历程及区域文明起源模式的探索,开创商周区域考古研究的新局面。责编:李来玉

发掘单位:宁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彭阳县文物管理所 位置及发现经过 彭阳县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东南部,六盘山东麓,历史悠久,文物遗存丰富。早在3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在红河、茹河流域繁衍生息,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更加丰富多彩。自夏代以来,彭阳及宁夏地属雍州,《史记·匈奴列传》记载也曾是北方游牧民族的聚集之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固原孙家庄西周早期墓葬的发掘,以及在彭阳新集一带零星出土的西周陶鬲、铜戈等文物,初步揭示周人约在西周早期可能已涉足陇山东西,姚河塬遗址的发掘则进一步证明周王朝对这一地区实施了有效的统治和管理。 姚河塬遗址位于李儿河和小河、大河切割形成的黄土台塬区的东部,整体呈西北高东南低的缓降地势。2017年4月,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甘肃省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8家单位在彭阳县红河流域开展区域系统考古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该遗址。新宝6 15甲字形大墓与周围三个中型墓连通新宝6 16甲字形大墓二层台拆车葬新宝6 17车马坑新宝6 18刀把形马坑和墓葬的特殊形制 田野考古勘探及发掘成果 调查确认遗址面积约62万多平方米,东西长1000、南北宽600多米。北以李儿河南岸塬地的断崖为界,南抵小河北岸的塬地断崖,西至一条南北向自然冲沟为界,东到塬地尽头的断崖边并部分与小河湾战国秦汉遗址略有交错。遗址内涵虽有少量仰韶时期的文化遗存分布,但以商周时期为主,特别是西周文化遗存更为丰富和普遍。从调查采集和发掘出土的文物标本观察,商代晚期这里已出现了类似于刘家文化为主的遗存,约在商周之际来自关中西部的周文化开始出现,西周早中期则成为遗址的主体文化,确信一处大型的重要西周聚落出现在泾水上游的陇山东麓,包括固原地区在内周围地区纳入到西周文化的势力范围。 经过初步的考古钻探已经发现,遗址内明显有性质不同的功能区和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遗址四周除西北一隅外其余方位均处在临水台地断崖,但中西部的南北向壕沟与连接北端东西向壕沟将遗址人为的分隔为东大西小的两区。东区的东北部为包括大、中、小型墓葬、车马坑、祭祀坑等在内的高等级墓地,东南部一隅还有小型墓为主的墓地一处。高等级墓地西南方向有东西向的水渠和陂池相连的水资源利用设施,以及道路遗迹,在池渠以及的附近则发现有手工业作坊的分布,已知有铸铜、制陶作坊。另外,在中西部壕沟的东侧还发现有夯土墙基的迹象。聚落区域分割,功能区结构布局的发现,进一步彰显了遗址重要性。 在高等级墓葬区勘探发现墓葬50余座,可分为大、中、小型墓三类。发掘清理的13座有甲字形大墓2座,竖穴土坑中型墓6座,小型墓5座,马坑5座,车马坑1座,祭祀坑1座,但多在古代及近年多遭到严重盗扰。另有灰坑8座。甲字形墓南壁有斜坡墓道,其中一座墓道口有殉人。墓室口小底大或口大底小,最大的M13墓口长7、宽6、深13米,墓道长16、宽4米。其中二层台及椁顶板放置被拆卸的车辆,出土青铜车器有轭、衡末饰、轴、軎、毂、伏兔、泡饰等,另有玉璧、骨梳、蚌器、甲骨文等。中型墓葬有棺椁、腰坑殉狗,出土鼎、觯、泡等青铜器,瓿、豆罐等原始瓷器,柄形器、鱼、蝉、螳螂等玉器。骨簪、骨梳、骨珠,费昂斯珠、绿松石、玛瑙珠等。其中象牙杯、梳篦、玉鱼、玉蝉、螳螂等雕刻精美、惟妙惟肖。小型墓仅有一棺、腰坑殉狗,或有随葬的陶器鬲、罐等。 马坑5座,均为竖穴土坑,埋马分两层或多层,上层马骨散乱,下层埋马完整。大型马坑2座,埋葬6-12匹马,小型马坑2座,埋马有2匹。经初步鉴定,所埋马匹主要为成年公马。车马坑1座,马匹在最底层,其上放置4辆车,均拆卸放置,车轮、车舆等置于坑壁下,出土轭、銮铃、泡、軎等铜车马器。较为特殊的是有刀把形马坑,12匹马,吻部均朝向北,刀把处为墓葬。新宝6 19祭祀坑上层完整羊骨新宝6 20新宝6,祭祀坑中部牛骨新宝6 21祭祀坑底部人骨 祭祀坑2处,呈直筒井状,目前发掘1处。祭祀坑直径1米,深8.5米,在下部清理出分层埋入的牺牲。最底部为一头部着地倒立状的人,系从上部扔下埋入。其上为两个个体散乱的牛骨,骨头有砍砸肢解痕迹,再上有一完整蜷曲的绵羊,蹄骨有绑缚迹象。 另外,遗址灰坑内发现无字卜骨2件,圆形钻。在尚未发掘到底的甲字形大墓M13的墓道填土中,出土刻字的卜骨一件。卜骨正面的左侧兆痕旁有刻辞两行,33字,合文2,共35字。刻辞内容是卜问派遣名臤、□于夜、宕等五地,其无灾祸?卜骨背面有钻凿,并有灼痕,与周原所出基本相同。左侧还有墨书文字,下部一横为红色线条,尚未释读。此为目前所知甲骨文发现最西北的边地,和中原商周文字和占卜文化的覆盖区。 铸铜作坊区内出土的车马器范、工具范及容器范,表明此地生产规模不小,能铸造不同类型的青铜器。新宝6 22新宝,觯盖新宝6 23饕餮纹梳篦新宝6 24兽面纹象牙杯新宝6 25铜削刀范新宝6 26玉凤新宝6 27文字卜骨新宝6 28玉鱼 这些重要的遗迹、遗物发现,进一步显示了姚河塬遗址等级和地位不一般。 遗址的分期 本年度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主要是围绕被盗扰严重的墓地展开,同时对居址区也开展了两次专题性质的考古调查,在摸清遗址区的四至范围后开展考古钻探,并对勘探发现的铸铜作坊区、道路等选择性的小面积发掘。通过考古调查和发掘所获得的材料,姚河塬遗址有仰韶晚期、常山下层、商代晚期、刘家、先周、西周、战国、秦汉等不同时期的文化遗物。 商周时期的文化面貌可分为以下几期:第一期,主要是以高领袋足鬲,刘家文化的鸭嘴型鬲,商式盆、簋,寺洼文化陶器、直领罐、鬲等北方文化陶器为代表,时间大约在殷墟四期,帝乙帝辛时期,大约为文王“做邑于丰”之前。第二期,主要以周式的鬲、罐、簋、豆、盆,直领罐、鬲等北方文化为代表,约相当于西周早期成王到昭王时期。第三期,主要以周式的鬲、罐、簋、豆、盆为代表,约相当于西周中期穆王到懿王时期。 遗址的重要性 姚河塬是宁夏南部及泾水上游地区首次发现的一处大型西周遗址,功能结构复杂的聚落形态、带墓道的高等级墓葬、掌握高技能工艺的铸铜作坊,出土的青铜器、玉器、瓷器、象牙器等珍贵文物,及甲骨文为代表的特殊文化产品,都显示其绝非普通居址,而可能与关中的周公庙、孔头沟,北京房山董家林等遗址一样,属于西周大臣的采邑或分封诸侯国所在,即为一个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虽不见于史书的记载,但并影响这一发现的重要性,反而弥补了文献不足,提供了西周王朝对西部疆域的管理与东方地区一样,采用的也是“分封诸侯,藩屏王室”模式。这是此前从未知悉的历史之谜,因为姚河塬的发掘而得初步认识,对了解西周国家的政治格局、周王朝与西北边陲地区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新资料。 遗址内发现的较多刘家文化类遗存,以及先周文化、殷商文化、寺洼文化因素等遗物,反映了商周之际宁夏南部地区出现过复杂的人群转换及文化变迁,成为研究陇山地区与相关区域考古学文化广泛的交流和联系重要线索。 因此,姚河塬遗址的考古发现,必将成为近年商周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 在此基础上,我们将在后续的考古工作继续保持明确的课题意识,充分借鉴周原等商周考古的工作经验,科学规划,多省区联动,多学科合作,深化既定的“一处大型遗址发掘、一片区域考古调查、一组序列遗址试掘”的田野考古工作技术路线,突出商周边缘文化区形成、社会复杂化历程及区域文明起源模式的探索,开创商周区域考古研究的新局面。责编:李来玉

  第一专题:旧石器、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发掘

  商周时期,彭阳属雍州,一度是猃狁等北方游牧民族聚集之地,《诗经》中关于大原的记载,当与固原地区有关。

  1.水洞沟遗址2016年考古发掘

  上世纪八十年代,通过对固原中河孙家庄西周早期墓地的发掘以及在彭阳新集一带零星出土的西周时期的陶鬲、铜戈、陶瓮等遗物,说明至少在西周早期,周人已对陇山东西两侧进行着有效的控制与管理。文献中周宣王料民于大原,与此也相印证。

  汇报人:郭家龙

  姚河塬系由李儿河和小河、大河切割形成的塬地,地势北高南低、西高东低。该塬地分布着仰韶晚期、齐家、常山下层、商周、战国秦汉、北魏、隋唐、宋、清等文化遗物,表明该区域是一处古代人类繁衍生息的重要区域。

  该遗址由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合作发掘。汇报人首先介绍了遗址的地理位置、时代属性、发掘历史;接着就2016年遗址第2地点发掘情况作了详细报告。在T3发掘区,共布11探方154个,发掘面积约100平米,发掘深度约10米,揭露了8个文化层。出土了大量的测年样品和鸵鸟蛋皮、串珠装饰品,对于建立第2地点年代序列和探讨该地区不同时代古人类艺术、认知行为提供了重要资料。通过报告,大家一致认为该遗址发掘过程中遗物分类收集、全站仪三维坐标测量、土样浮选和水洗方法和搭建临时性保护棚等措施科学合理。

  2017年4月,由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8家单位在彭阳红河流域开展区域系统考古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姚河塬商周遗址。该遗址位于塬地的东部,约占整个塬地的三分之一。面积60余万平方米。北以李儿河南岸塬地的断崖为界,南抵小河北岸的塬地断崖,西至一条南北向自然冲沟为界,东到塬地尽头的断崖边并部分与小河湾战国秦汉遗址相交错。

  2.鸽子山遗址2016~2017年考古发掘

  遗址区内十字形水泥路将整个遗址分为四个区,东北为第一区,东西600米,南北370米;西北为第二区东西400米,南北380米;西南为第三区东西390米,南北330米;东南为第四区东西750米,南北200米。

  汇报人:郭家龙

  目前,经考古钻探发现有墓葬、马坑、车马坑、祭祀遗坑、铸铜作坊、制陶作坊、池渠系统、路网、壕沟等遗迹。墓葬区处于遗址的北侧,是一处居葬合一类型的遗址。现已发掘墓葬10座,可分为大、中、小三种,其中甲字形大墓2座,竖穴土坑中型墓6座,小型墓2座。甲字形墓葬斜坡墓道,其中一座墓道口有殉人。墓室口小底大,深13米,二层台及椁顶板放置被拆卸的车辆,出土青铜车器有轭、衡末饰、轴、軎、毂、伏兔、泡饰等,另有玉璧、骨梳、蚌器等。中型墓葬有棺椁、腰坑殉狗,出土鼎、觯、泡等青铜器,柄形器、鱼、蝉、螳螂等玉器。骨簪、骨梳、骨珠,费昂斯珠、绿松石、玛瑙珠等。小型墓仅有一棺、腰坑殉狗。

  鸽子山遗址位于宁夏青铜峡以西20公里,贺兰山南麓,腾格里沙漠东南缘,海拔约1200米。在15平方公里范围内已发现15个地点。2016~2017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等单位,对遗址第10地点东部核心区域进行发掘。2016年,发掘面积200平方米,共记录7760件石制品,633件动物化石,总数超过8000件,疑似灰堆、火塘遗迹超过30处,采集浮选土样超过2000升。2017年,对发现的呈直线分布的炭屑遗迹附近进行发掘。从第一扰乱层到第四文化层都有重要发现,尤以第四层遗迹分布最密集、遗物最丰富,各类炭屑密集区和火塘大量出现,火塘周围分布大量动物化石和石制品。浮选工作也取得重要收获,共采集浮选土样781份,土量7870升。鸽子山遗址揭露了约1.3~1.2万年,8.3~4.8千年两个时段的人类活动期,与水洞沟遗址一起构筑了我国西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约4万~1万年的文化演化框架。发现磨盘、磨棒上千件,为农业起源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出土较多鸵鸟蛋皮装饰品和3件石环残段,反映了万年前古人类的审美和精巧的工艺技术。揭露的火塘遗迹和柱洞建筑类遗迹,对于研究旧石器时代末期人类的居址形态和生存模式极其重要。该遗址入选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马坑3座,均为竖穴土坑,埋马分两层或多层,上层马骨散乱,下层埋马完整。大型马坑2座,埋葬6-12匹马,小型马坑1座,有2匹。车马坑1座,马匹在最底层,其上放置4辆车,均拆卸放置,车轮置于坑壁下。出土轭、銮铃、泡、軎等铜车马器。较为特殊的是有刀把形马坑,12匹马,吻部均朝向北,刀把处为墓葬。祭祀坑2处,目前发掘1处,呈直筒井状,深8.5米,最底部为一头部着地倒立状的人,系从上部扔下埋入。人之上为两个个体牛骨,骨头有砍砸肢解痕迹,再上有一完整蜷曲的绵羊,蹄骨有绑缚迹象。

  3. 隆德沙塘北塬遗址龙山时期文化遗存分析

  所发现墓葬如甲字形墓道东西两侧及墓室西侧有过道连通另外3座墓葬,马坑和墓葬呈刀把形的葬制,目前在西周考古中仅见于该墓地。从出土的陶片、青铜车马器、鼎、觯残件、陶范判断,该遗址代从商代晚期延续到西周中期。墓葬均发现牛、羊、马等头骨、肩胛骨殉牲、墓室底部有腰坑殉狗,具有殷遗民的特征。大量陶范的发现证明该遗址有铸铜作坊,遗址级别很高。

  汇报人:杨剑

  姚河塬遗址发现和发掘,是近年来商周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其意义重大,对研究探讨先周文化的起源和形成,西周王朝建立后对西部边缘地区控制管理模式,认识商周时期的西北边陲文化面貌和社会变迁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在遗址中不仅发现了非常丰富的西周文化遗存,还发现较多的商时期的刘家文化遗存,这是以往发现的遗址中所未见。遗址出土的遗物还可观察到商文化因素,以及北方地区文化、寺洼文化等不同的类型的遗物,说明在商周时期以该遗址为代表的彭阳,以及宁夏南部地区和不同区域都有较广泛的交流和联系。

  沙塘北塬遗址位于宁夏隆德县沙塘镇街道村北侧塬地上。北靠山丘,南邻渝河河川,坐落于渝河北侧二级台地。2013、2015、2016年进行过三次发掘。2016年发掘面积800余平米,清理房址5座,灰坑101个,房址10座,墓葬11座。出土陶器、石器、骨器等小件400余件。汇报人通过对房址、灰坑、墓葬类型分类和出土遗物分析,认为该遗址文化内涵单一、地域特征突出,属于龙山时期文化遗存。汇报结束后,大家对发掘工作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进行了点评。

  目前,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将充分借鉴周原等商周考古的工作经验,科学规划,多省区联动,多学科合作,继续深化既定的一处大型遗址发掘、一片区域考古调查、一组序列遗址试掘的田野考古工作技术路线,突出商周边缘文化区形成、社会复杂化历程及区域文明起源模式的探索,开创商周区域考古研究的新局面。

  4.隆德神林周家嘴头遗址2017年考古发掘

  汇报人:王晓阳

  周家嘴头遗址位于隆德县神林乡双村村西的河嘴塬地上,朱家河和渝河分别从遗址南北两侧流经。为了了解遗址文化内涵属性、聚落分布状况、确定遗址边界, 2017年对该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937.5平方米,清理灰坑57个,房址12座,窑址9座,墓葬2座,灰沟1条。出土有尖底瓶、陶钵、陶罐、陶盆等器物。遗址内主要有刘家、齐家、仰韶晚期三种文化遗存。

  第二专题:红河流域考古调查与姚河塬商周遗址考古发掘

本文由新宝6发布于新宝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物遗存丰富,文物遗存丰富

关键词: